Velonica (6)

#感谢注册Velonica,你将在此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,认识与你相同又不同的人。这是一封确认邮件,点击以下链接激活账号。#

“啊?这啥!”

邮件的内容大大出乎他的意料,周煌不禁感叹出声,他又从头到底看了好几遍,怎么看都是普通的注册确认邮件而已。点开邮件里列出的Velonica网址,屏幕显示请输入用户名很密码。用户名应该在确认邮件里有吧?周煌一边想一边切回去看。“没有,那就麻烦了。”他自言自语道。周煌对密码是什么倒是非常有信心,以谢镜生的性格,所有网上密码都是一样的,就是他刚才试着输入并且成功了的邮箱密码。试着猜了好几次用户名都错了,周煌停下来思考了一下,把光标移向屏幕右上角的注册。但...

Velonica (5)

进行了一周的骑游之后,回到宿舍的周煌,发现室友失踪了。他挠了挠头发,摁下了电话上的挂断键,听筒那头只有一个甜到发腻的女声在不断告知周煌: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。

来自谢镜生的最后一条短信是五天前,内容是:“你那边昨晚下雨了。”他们并不常常互相发短信,偶尔发给对方的都是一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内容。比如“我换了新的车前灯。”“拐角咖啡店的新品面包很好吃。”“楼梯间的节能灯泡坏掉了。“这种内容。

因为毕竟是室友,更多的时候都在隔着一堵墙的同一个空间下生活着,似乎没有常常互通短信的必要。

当然这些短信的潜台词“骑车小心”“想看看我的车灯吗?“”一起去吃面包吧“”黑暗的楼梯间真令人不舒服。“这样的内...

Velonica (4)

谢镜生一直保持着沉默,就这样过了很久,或者也许不是特别久,黑暗使人对时间流逝的感知都迟钝了。麋鹿无聊地抖起了脚,他不断用手摆弄着头,好像很闷热的样子。他轻叹了一声,眼前这个变异点还真是出乎意料,在这种情况下只好自己先退一步了。

“天有点黑了呢,我去开灯deer。”

一贯的懒洋洋的声音响起,但是这次不知为何加上了奇怪的句尾。谢镜生警惕地看着麋鹿头转身,举起手在空中做出按了一下的动作,此时身边无尽的黑暗被照亮了,变成了暖白色的空无一物的空间,空气中似乎飘着莫名的熟悉感。

麋鹿转过头来:“这样气氛是不是温馨一点了?你的答案是什么deer?”

“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?”谢镜生问道。

“哎呀,还...

Velonica(3)

“选左还是选右?”

混合着机械质感的男声用懒洋洋的语调询问着。

“欸……?”谢镜生有些迟疑的在黑暗中寻找着声音的来源。

这是一个有些奇怪却又无从谈起其奇怪之处的地方。因为除了浓厚的黑暗之外,空无一物。可是这黑暗却也很奇妙,因为谢镜生能看清东西——这也是为何他知道这个地方空无一物。要用语言描述出来可能比较费劲,简单从感官角度来说,这地方就是又黑又空却能看清四周,能看清的四周却也只是绵延不绝的黑暗罢了。

“我问你选左还是选右?”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好像近在身边,却又迅速消散在了黑暗中一般。

“谁?”谢镜生拽紧了自己的衣服下摆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比较镇静。“你在哪儿?这是哪儿?...

Velonica(2)

地面上还浮着一层雾气,太阳刚刚升起,路灯的灯光还亮着,好像这一天还没有开始。周煌背着旅行包心不在焉地骑着车,突然余光瞥到转角处的邮筒里隐约伸出苍白的手,似乎还有血迹。他猛然刹车,尖锐的声音似乎把地面的薄雾都划开。走近一看投信口却空无一物,在晨光下油漆的光泽闪闪发亮。刚才的画面非常清晰地在脑中回放着,“人是不可能被塞进邮筒的。”他晃了晃脑袋想说服自己。正想重新骑车离开,突然看见投信口下面粘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Code:Veronica”。
“这什么?意味不明……”
对于邮筒幻觉事件,周煌没多想,神情恍惚地回到宿舍,把钥匙插进锁孔,还没转动,门就被他施在钥匙上的力推开了。“小谢,你在吗?”他喊了一声,没...

Velonica (1)

仔细确认自己已经锁好门之后,谢镜生把钥匙丢进自己的斜挎包,接着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。时间刚好是二十点整,他把运动外套的拉链拉到胸口以上,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摆,向走道尽头的楼梯间走去。板鞋的鞋底与铺着马赛克图案的地毯接触,像是踩在绵软的棉花糖上,只发出簌簌的轻微声响。

有些年代感的学生宿舍墙壁微微泛黄,楼道里可以听到浴室隔间里的水流声,还弥漫着淡淡的洗发香波的味道。这种每天在固定时间出现的味道,渐渐的成为了一种会勾起奇妙日常感的味道。谢镜生推开楼梯间的门,发现前段时间坏掉的楼梯间照明灯已经修好了。这多少让他松了口气——之前因为在黑暗中下楼,虽然是短短的二楼到一楼的距离,他却不小心摔了一跤——不过还...

© 摸个鱼来接个龙 | Powered by LOFTER